谷开来律师主辩3点力求判决免死 贺卫方:薄不出庭无公正

谷开来律师主辩3点力求判决免死 贺卫方:薄不出庭无公正

  
  北京时间8月9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专题)妻子谷开来、张晓军故意杀人案。审理结束后,法院举行记者会通报庭审情况。合肥市人民检察院称“薄谷开来是主犯,张晓军是从犯”,而谷开来辩护律师提出3点望法院综合考虑。其一,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负有一定责任;其二,作案时行为控制能力弱于正常人;其三,检举他人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这三点若获法官接纳,谷开来或可望免死,最差是判死刑缓刑。

  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表示,法院将根据检方所提供的确凿事实,以及辩方提出的抗辩理由,是否有事实支持,做出综合判断,下判决书。法院所采纳的意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在谷案件中,谷开来是主犯,张晓军是从犯,毋庸置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的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

  如果法官认为事实在第一次开庭当天已经审理清楚了,就不需要再开庭审理了,但合议庭还需要对这个案件的判决进行讨论。法规并没有规定需要在多少天内进行宣判,但如此重大的案件,影响比较大,所以会比较快地宣判。

  针对谷开来辩护律师提出3点望法院综合考虑的因素,上述法律界人士表示,其一,“被害人在案件起因上负有一定责任”,即针对此前公示的“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在庭审前一天,薄瓜瓜在给美国有线电视CNN的邮件中写道:“由于我被认为是母亲被指控罪行的一个动机,我已递交了我的证人陈述书”。

  该法律界人士指出,虽然薄瓜瓜的身份是案件被告人的利害关系方,但法院是否能采纳他的供词在于薄瓜瓜的这份供词是否有事实基础,如果有一定事实基础,并被法院采纳,从而证明是海伍德在案件中是有过错的,那么就将有助于谷案在酌定情节上的辩护。也即表示除了薄瓜瓜的证词外,还需要其他有利事实证据,比如说录音、视频资料等等。

  其二,“作案时行为控制能力弱于正常人”。上述人士指出,这点的关键在于,要看谷开来谋杀海伍德时是否处于发病状态。虽然“庭审过程中薄谷开来身体状况良好,情绪稳定”,但核心点是犯案时的精神状况。而这个就需要精神鉴定报告,看谷开来是否无行为限制或者无行为能力,是间歇性的,还是持续性的。这份报告如果被采纳的话,就可以予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其三,“检举他人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律师指出,这是需要认定的。检举他人什么事情,有没有立案,事实是否真实。核定是否有这种重大立功表现,最关键的是要看检举的情况是在没有其他人掌握的情况下,被检举出来。如果别人已经掌握了的情况,再去揭发,那立功情节就不存在。

  据报道,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总队长李阳、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总队原总队长兼渝北区公安分局原局长王鹏飞、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常务副局长王智因涉嫌在办理尼尔•伍德死亡案件中包庇薄谷开来,使其不被刑事追究,被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以徇私枉法罪提起公诉,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8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这些人是否由谷开来检举的,目前尚不得而知。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在8月10日开庭审理的徇私枉法罪案中,既没有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专题),也没有重庆市公安局原局长王立军(专题)。上述被指包庇谷开来的公安官员难道都听命于谷开来吗?这点很是蹊跷。这就需要看8月10日开庭审理后的说法,是否会将王立军(专题)或薄熙来(专题)另外立案处理。

  但也有人指出,检方是调查清楚后,才会提起公诉,既然只对这4个人,就不排除此案就到此为止,进行好了“切割”。王立军(专题)私自闯入美国领事馆另案处理,而薄熙来则“切割”在外。



  贺卫方评谷案开审:薄不出庭绝无公正

  备受各方关注的薄谷开来涉嫌鸩杀英商海伍德案将在8月9日上午8时半开庭,而审理此案的安徽合肥中院公告并无相干内容,记者亦被拒绝旁听。有声音质疑该案政治敏感,甚至堪比历史上的江青案,故最终能否依法裁量实为检验中国法治进程的试金石。有司法界学者贺卫方则公开持怀疑态度,认为薄熙来无论作为共同被告还是证人都应一例出庭接受质询,否则审判绝无公正可言。

  中央社8月9日报道称,薄谷案开庭前,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在个人微博中评论此案,对该案最终会否依法定谳表示怀疑。

  贺卫方公开呼吁依法论法,若丈夫本身涉案或共同犯罪,案件应“一并审理”,丈夫成共同被告人或证人,接受辩控双方质证,他直言“薄(熙来)不出庭,审判绝无公正”。

  7月26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宣布薄谷开来、张晓军(薄家勤务人员)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已由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官方的通报中,薄熙来并未列入该案,案情亦未涉及薄谷的经济问题,薄谷开来最终被起诉的原因为谋杀。

  曾在李庄案中担任辩护律师的陈有西认为,薄熙来没有牵连到故意杀人罪意味他事先并不知道,没有参与共谋。如果他对后期尼尔的尸体处理有过直接销毁的干预,可能涉及包庇罪。如果没有指使过王立军毁尸,则可能连这个罪都构不成。

  值得关注的是,薄熙来之子薄瓜瓜8月7日通过电子邮件向美国媒体表示,他已经向母亲的辩护律师团队递交了一份证人陈述书。薄瓜瓜的这份证词被认为是谷开来量刑酌定情节考虑的重要因素。另外,由于薄谷案的开庭审理是在据称与其有密切关系(甚至情人关系)的法国建筑师多维尔“自愿”赴华协助中国官方调查的情况下进行的,因此有理由相信多维尔可能提供了破解该案的重要证据。

  陈有西称,薄谷可能不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会处死缓到无期。起诉书中已经隐含了“被害人过错的”的内容,即“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意味着她是为了保护家人而投毒杀人。而“被害人过错”是重要的从轻量刑情节。当然不是必然从轻情节。他说,谷案犯罪行为地是在重庆。到合肥审判的管辖属于指定管辖,不是《刑诉法》规定的常规管辖。这在中国反腐败案件中开创先例,对一些特殊案件中较多适用。

  事实上,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自7月27日曾发表社论《任何人走上刑事被告席都是普通人》,高调宣传法院会做出公正判决,“不辜负这个时代的期望”,但来自国际的关注声音对案件审判公平与否的担忧一直未曾消失。

  中央社的报道称,官方希望将谷案定调为刑案,但英国外交部认为,中国官方让两名英国驻华外交官列席旁听是“不寻常”(unusual),但又一如既往的不让蜂拥而至的外籍媒体采访,要说谷开来审判能全然公正、毫无政治力介入,恐不符合“中国国情”。

  英国《卫报》日前发自北京的报道,甚至把谷开来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审判江青相较,称江青当时受审时间长、有明显地政治性质及电视公开播送审理过程;而谷案遇上今年秋天正值大陆领导人换届之际,官方亟欲将谷案定为刑事案件,将骇人听闻的丑闻与党分离,因为“谷案更受关注”。

  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孔杰荣(Jerome Cohen)日前也以《粗糙的审判正等着谷开来》(Rough Justice Awaits Gu Kailai)为题撰文指出,这次审理过程的若干疑点,包括安徽法院较不保护刑案中的被告及律师权利、审判过程不公开及为何仅指控谷开来杀人罪,而未追究她与丈夫薄熙来可能涉及的贪污罪嫌等。

  最新的报道称,薄谷开来被控毒杀英国商人海伍德一案9日在合肥中级人民法院进行聆讯。法院发言人表示,案件北京时间早8时半在一号法庭审理,但旁听席已满,记者不可以入内。法院会按照一般刑事案件,由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处理。除了英国外交官外,薄谷开来母亲亦会到庭旁听。

消息来源:多维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pproval.

Comment is pending administrator's approv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