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昆明那一夜的疯狂!官方与民间四个版本

  3月26日20时15分,昆明市红云路北仓市场门口,昆明城管上演了疯狂的一幕!尽管官方通报与目击者、当事人各执一词,可是官方通报漏洞百出、含糊其辞、语焉不详,正义记者的调查结果明显比它更加靠谱。不是我先入为主,存心和官方通报唱反调,不是我唯恐天下不乱,天生不爱弘扬主旋律,下面我把各种版本各说一遍,请你自己判断谁在说谎!

  一.官方通报和谐版:

  五华区副区长李英杰说,3月26日20时15分,城管例行巡查至红云路北仓市场门口时,发现在非机动车道上有四处占道经营摊点,执法人员依法进行处理,其中三名违法占道经营者接受了现场处罚,只有56岁女摊主杨胜秀拒不接受处罚;执法人员拟依法暂扣三轮车,杨胜秀骑车逃避,在拉扯三轮车过程中当事人倒地;此时,一些现场围观人员起哄“城管打死人了”,导致围观人群迅速聚集,情绪激动。

  为防止事态扩大,20时35分左右,城管队员向公安部门报警,并联系了120急救中心。警方赶到现场维持秩序,向当事人了解情况,疏导现场围观人员;120急救车接通知后到现场把杨胜秀送往医院。

  此时,现场部分围观人员不听从民警劝解,并袭击围攻城管队员、派出所民警及车辆,掀翻城管部门9辆汽车,其中3辆汽车被人点燃,因扑救及时,未酿成重大损失;4辆先期增援警车车窗被砸坏,1辆警车被掀翻。其间,有9名城管工作人员受伤,4名公安民警被砸伤。

  处置过程中,公安机关对围堵人员多次劝导,并用法制宣传车进行宣传,要求现场围堵人员和围观人员离开,经近半小时的劝导宣传,围堵人员仍拒绝离开;其间,现场民警及城管队员一直保持克制和忍让。至27日零时50分许,现场围堵人员向民警和城管队员投掷大量石块,并冲击执勤民警,致使现场交通及治安秩序混乱。

  为迅速恢复现场秩序,及时救治现场受伤人员,公安机关依法强行处置,对现场涉嫌“打、砸、烧”的40人依法带离现场进行盘问。至27日凌晨2时许,现场交通及治安秩序得以恢复。根据医院初步检查诊断,杨胜秀身体状况正常;受伤执法人员正在医院接受诊断治疗。在当晚现场处置过程中,生活新报的一名记者不听劝阻,强行穿越警戒线,现场执法人员依法进行强行处置,经医院初步诊断其身体软组织挫伤。

  短评:多么和谐!多么伟大!城管队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忍辱负重,宁可自己受伤,也要保护无辜群众。即使杨胜秀倒地,也是被温柔的‘拉扯’倒地的;即使记者身体软组织挫伤,也是被执法人员依法‘处置’形成的。我不懂的是,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汉语词汇浩如烟海,难道就找不出更恰当的词语形容了!‘处置’也能把人处置得软组织挫伤,‘拉扯’也能把人送医院,你们‘处置’的水平也真够高的!你们‘拉扯’的技术也非同凡响的!你们真的找不出不的词语了吗?我看未必,有更加恰如其分的词语,可是你们不敢用,比如‘殴打’、比如‘暴力执法’!

  请先记住这句话:“根据医院初步检查诊断,杨胜秀身体状况正常”,与后文医生的诊断风马牛不相及,分明是一派胡言!请问是医生的诊断权威,还是官方通报可信?请问你是相信医生还是相信区长?这个问题相当于问你,生病去找警察给你看还是找医生,其实一点也不难回答。为什么颠倒黑白?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可是我不能说,说了我的帖子就‘卡察’了!

  二.围观群众愤怒版:

  杨胜秀老伴很早就去世了,家中还有一个孩子在读大学,孩子的生活费就是靠她卖炸洋芋维持。事发前,她正推着三轮车在北仓农贸市场附近卖炸洋芋,突然迎面来了三四名城管执法队员,城管要罚款,可老人没钱。城管人员朝她叫喊了几声,她正想推车离开,其中一名体形偏胖的城管上前就将她的三轮车推了个四轮朝天。毫无防备的她滑到在地,翻过来的三轮车正好将她压在地上,从三轮车中滚出来的液化气罐砸在她的头部,杨晕了过去。杨胜秀倒地后半天都没有反应,很多人以为她被打死了,就开始大声呼救:“打死人了!城管人员打死人啦!”

  看到老人倒在地上,有群众拨打了110的电话报警,还拨打了120的急救电话。围观的群众要城管把老人送到医院看病,可城管上车就要走人,围观的群众看不过去,围住了城管的车子。城管一直不愿意送老人去医院,后来才发生了砸车和把车子掀翻在地的事情。

  三.杨胜秀悲伤版:

  27日凌晨2点,记者在医院找到了当事女摊贩杨胜秀。她回忆了事发经过。当时她在街上用液化气灶炸洋芋卖,“先是来了一个瘦城管,没有动手打我,后来来了一个胖城管,一拳打在我头上。”杨胜秀说,城管把三轮车掀翻,自己被液化气罐砸到头部,倒了的车压在她身上,让她动弹不得。

  解放军533医院外三科值班的李医生介绍,杨胜秀老人经入院检查,浑身多处软组织挫伤,血压偏高、心脏区有疼痛感,他们已对她进行了吸氧、输液等治疗。经过一夜抢救治疗后,她的生命体征平稳,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早上,警察将其带离了医院,据说是去接受调查。

  四.记者亲身经历版:

  冲突中,生活新报采访中心主任熊熊亮明记者身份并退出警戒线后也被打伤。昨天下午3点,在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的病床上,熊熊的衣服上还可以看到前晚被打后留下的血迹,身上有淤青,双手受伤后已经包扎完毕,因为头部被打,10多个小时后熊熊依然感觉头昏。

  据当时就在现场的生活新报记者介绍,昨天凌晨2点多,熊熊站在警戒线外,看到路中间有一个女孩在哭,准备过去采访。这时,一伙手持警棍、拿盾牌、带着臂章的人冲上前来让众人往后退。熊熊说“退就退嘛”,话才说完就有一个人挥着警棍向他打来。他背过身护住头部表明自己是记者,但几个人并不理,把他推倒在地后向他的头部、身上打去。熊熊的手上多处肿胀,肩部、背部淤青,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需要留院观察。

  熊熊表示自己并没有进入警戒线内,他希望警方能公开自己被打的录像,尽快查明真相。在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还有另外一名被打伤的伤者17岁的李春梅,右眼眼角有淤青。李春梅就是熊熊当时准备采访的女孩,她在一家餐馆工作,9点下班后,她和几个同事一起出去玩,后来走散了,“经过红云路时,我看到那边有很多人,正想找人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有人冲过来说我骂了人,挥着棍子往我身上打。”

  总结:3月26日,昆明城管与警察到底做了什么?是作恶还是行善?历史会告诉我们答案!我们不算弱智的大脑会告诉我们答案!这一夜的疯狂不会流芳百世,只会遗筹万年!

Post a comment

Private comment